乡野,中国人的精神故里

2020-01-15 16:39:04 管理 9

        青瓦房,木长廊,山作衣,水为裳;平旦清明时,看山岚寂静,暮色四野时,人循时而归。石板路纵横交错,古旧小巷里有旧时光顺着屋檐丝丝漏下,是光阴和岁月缓慢流淌的模样。在这里,时间最是富裕。远离城市的喧嚣与躁动,人只是静静地,与山川,与日月,与花鸟虫鱼,与四时安然相处。 


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

        这是东漓古村,经过十余年改造的桂北民居建筑群,聚集了众多的传统桂北民间生产工艺作坊,它包括了衣、食、住、行、用,每一造物都体现了桂北传统工艺的天工之巧,每一物件都是那样的灵性自然和充满智慧,每一位工匠艺人用他们精微的构思,呈现漓了一处桂北传统文化、古村落民居、民间工艺展示区,可用、可赏、可玩味。

 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

        若是沿着东漓古村走一道,可见良田美池桑竹人家,可闻鸟叫虫鸣鸡啼犬吠;闲时去往林中散步,会有牧童牵着黄牛迎面而来;春日杏花开好时,对岸有酒旗迎风招摇,豆腐坊内常年热气腾腾,豆香与酒香混在一起;铁匠铺里炉火总是烧得通红,水车经年呼啦啦翻转;邻人相见闲话几句家常;村中常年无事,日子平淡、琐碎、简单,也纯粹,四时在这里轻易流转,人的内心富足而安宁。

 

        久居城市的人,走在这漓江东岸的古村里,将身与魂都从城市的拘役中释放出来,投之山野,投之清风与明月,投之平淡宁静的村居生活,像是一场大梦醒来,逃离了纷乱尘世,终于回归到这人世最初的来路。

 

        远离尘嚣,归于乡野,其实亦是归于本心。在素净平淡的生活中,或许更能窥见自己真实的内心。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人从城市回归乡野的初衷:找到灵魂的根,找到文化的根,也找到心真正的归宿。

 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

        乡野,毋庸置疑,是中国文化的根。在中国的甲骨文中,“乡”字是两个人面对面坐着,举着酒杯,正在分享中间一锅煮着的食物。“乡”象征了充满温度,充满友爱的一种状态。中国文明几千年来,无论是高居庙堂之上,还是指点江山的文人墨客,有一些基本的特性:叶落归根、衣锦归乡。乡村自古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。在乡村,人们更靠近自然,更接近天和人合一的状态。

 

        画家孙君就曾断言,“不仅是中国,甚至是全世界都能看到,当文明达到一个高度的时候,人们会选择再度回归到乡村。

 

        台湾作家萧丽红曾在书中写过这样的话,“人们为什么要去流浪呢?异乡、外地所可能扎痛人心的创口,都必须在回到故乡之后,才能医治,才能平复。一辈子不必离乡的人,是多么的福分,他们才是可以言喻幸福的人。”

 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

        于中国人而言,整个乡村都是治愈人心的故乡。乡村,曾经是孕育中国文化的母体。中国的文化都从山水乡野中来,传说、神话、志怪、故事、历史、人文、风俗,都与乡村密切相关。即便我们走再远,即便城市再发达,我们也还是无法丢弃乡村留下的记忆。因为乡村,是中国人精神深处的故里。

 

        这个故乡,活在已经故去的岁月里。在封存多年的记忆里,它静谧,不疾不徐,没有人来人往,没有车马喧嚣,自有它安然美好令人向往之处。

 

        自古以来,中国人都是向往乡野的。从老子、庄子、陶渊明到后世文人书生,无论是王侯将相,抑或是文人画家,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归隐田园的梦想,惟愿远离俗世尘嚣,归于平淡生活。“繁华落尽见真淳”,或许,我们的血脉里,本身便自带乡野的基因。我们来自乡野,也终将归于乡野,是宿命,也是我们终生所愿。

 

        苏轼写过这样一首词,“清夜无尘,月色如银。酒斟时、须满十分。浮名浮利,虚苦劳神。叹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虽抱文章,开口谁亲。且陶陶、乐尽天真。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。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。”

 

        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。在乡间,寻一小院,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,独自也能乐陶陶。殊不知,人生最是难得,便是做一闲人。何为闲?身远杂务,心无挂碍,浮名看淡,只求平静余生。看似容易,实则非常之难。浮世之间,又有几人能真正看淡,从这许多的虚无中挣脱出去,只为寻这一身逍遥、一心清闲。

 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

        乡村,是一切故事的起点,也是所有人生的终点。对于生活在乡村里的人来说,这里是一座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去,看外面的繁华世界,而外面的人却向往里面的简单纯粹。守着这座围城渐渐老去的那些人,更像是这个世间另一种修行者,明知终生孤寂,也要留在这围城之中,只是为了将祖先那些日渐微薄的手艺传承下去,只因那些手艺都是带有时间温度的东西。

 

        乡村,最迷人之处也在于它的温度。城市虽然喧闹沸腾,但在白日的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全都睡去之后,城市是冰冷而孤寂的。而在乡村,清晨暮时所见的每一缕袅袅炊烟都足以给人慰藉,山村的鸡鸣犬吠都带着十足的生活气息,铁匠铺里叮叮当当的打铁声,织布间里梭子来回穿梭的织布声,都在这静默的乡村里,给人以温暖。


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         桂林的东漓古村便是出于这样的初衷,在漓水之畔,改建村落,保留古建、民风,将桂林世代流传的手工艺在这个村子里重新汇集起来。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,各色的民间工艺,瞬间构成一个久远却动人的世外桃源,寂寞的乡村也因此有了奇妙的新活力。

 

        村中有酒坊、豆腐坊、打铁铺、陶艺坊、酱料坊……从事这些工艺的,他们是匠人,也是农人,循天时、依节令过着日子。他们沉默地,日复一日地,将光阴打磨,成了可用的刀具,成了可以穿着的布匹衣物,成了可以品味的美酒佳酿,他们拉坯烧陶,他们磨制豆腐,他们以古法榨油,他们心中并无他念,只是沉默地,将祖辈先人的技艺承继下去。他们是在传承技艺,也是在过着平淡生活。

东漓古村 - 漓水人家 

        乡村的复兴,必定是情怀先行。那些遗落在时光缝隙中的手艺人们,便是乡村情怀的脊柱。他们承接着故去的岁月与回忆,也给现代生活以新的憧憬。


0773-0000000

24小时服务热线

联系我们
一价全包
特惠套餐
QQ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