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记攻略

村里匠人的向往,优雅地老…

2017-12-10 15:43:57 Admin 114

皱纹不想说话,耳朵不会作答;眼睛以优雅的心态,检索红颜的衰老、青春的燃烧。

比例几近完美的唇,迷恋着一气呵成的吻;画面的主题极其醒目:优雅原来是自然下的幸福状态。

在梦开启的年纪;爷爷拿着削好的竹蜻蜓:飞吧,好男儿志在四方;奶奶递给两双草鞋:记得回家,远走不如近爬。

邻家女孩的裙摆刮来了一片香:明天我要嫁给你啦;草编大妈横来了一双眼:小子哟,兔子不吃窝边草;铁匠大叔砸来了一小捶:喔草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木匠剖开了横切面的青春,开始寻找那段相遇的年份;在最外圈的那层年轮,看到了紧紧相依的你们;原来自己,在这一生,只是其中一圈的认真。

酒坊那些蠢蠢欲动的气味,是混杂着体香组成的氛围;欲求不满的酒杯,斟满令人神驰的麻醉;于是,属于生物原始本能的颓废,也开始了戏怼:

喂哟,谢你当年不娶之义!哟喂,谢你当年不嫁之恩!

岸这边的榨油坊,暴力挤出了线条,油挤出了热闹,风景总是凌乱不堪;三月三的勺药别离了尘封的衣裳,赤裸的上体遗忘了九月九的重阳;

哎,哥们,油怎么才能榨个透干?

麻线在冥想,若是真拆开了,心怎么渡江?经纬度的交点,是织不出的委婉;转眼间,泪如烟雨的难堪,凭借阳光将过往的辛酸逐一地拧干。

加了糖的豆腐脑,宣称是可以做梦的饮料,正在向渴望广场舞的人推销,灶台后的大姐躬着身子默默地微笑:好梦也有食用期效,就像童话里的那种美好,还需要一碗一碗地祷告。

一条笔直的骄傲,是小巷里脚步的缠绕,还有角度弯曲的桥;不曾丝毫改变的坐标,是维持某种特定尊严的礼貌;尽管这样的格调有可能绵延许多年的争吵和讪笑。

需要的,真的需要;

关于人世间的种种回忆,都将会凝结成石膏;既然扭转不了原本固定的季节,何不乐意优雅地老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   曹笑